365体育开户,365体育备用网站

宋人林逋的山水美感(一)

时间:2019-09-11 08:34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 阅读:

梅妻鹤子

宋人诗,宋人画,偏于枯淡清冷。把热闹斑斓的世界过滤成枯淡清冷,不是大多数人都能具备的能力。具有这种能力的人凤毛麟角。获得这样的境界,对审美能力的要求极高,在外化为枯淡清冷的美感情境之时,同时也内化为丰盈、充实、强大、极简的心境。

为什么有人的生命是宁静的,不紧不慢的,任运委化的,而更多人的人生是燥热的,塞得满满的,不得安息的,过度攀援的?老子在《道德经》里给出了答案:“致虚极,守静笃,万物并作,吾以观复。”先哲一再阐述事理,人活着,要尽力使心灵的虚寂达到极点,使生活清静。于是,万物蓬勃生长,各自返回它的本根。返回到它的本根就叫做清静,清静就叫做复归于生命,复归于生命就叫自然。认识了自然规律就是真聪明,认识自然规律的人是无所不包的,无所不包就会坦然公正,公正就能周全,周全才能符合自然的道,符合自然的道才能长久。

安详的生命,总是让自己的心性“空空荡荡”,懂得生命需要大片“留白”,而不是把生命的每个角落都用功名利禄这些杂物堆满。内心堆满杂物的生命是不可能安祥的,也不可能慈悲。表现在文学艺术上,一个真正的诗人和艺术家,他的作品一定是大片大片、恰到好处地“留白”,他的灵魂充满“空性”。“空”就能包容万物,而这个“空性”,是人生境界和审美能力高下的核心要素。这种境界和能力,其实是通过任何培训都学不会的,是反复修养而成的,甚至是与生俱来的生命直觉。

宋代的隐逸文学,把自魏晋陶渊明开创、唐代孟浩然与王维继承的隐逸诗风,进一步推向浑然成熟的时代审美气候。我们读到的宋代的诗歌,见到的宋代的绘画,总是那样从容不迫地保持着和世俗社会的距离,但又不拒绝人间烟火,脱俗而又接地气。宋朝的四大隐士分别是陈抟、种放、魏野、林逋。南宋诗人陆游后来在《读林逋魏野二处士诗》中写道:“君复仲先真隐沦,笔端亦自斡千钧。闲中一句终难道,何况市朝名利人。”其中,“隐沦”是比“隐逸”更诗性的表达,陆游最为认可、最为敬赏的隐居者,则是北宋诗人林逋。

在寻找林逋生平资料时发现,《东都事略》《宋史》《宋史新编》和《宋史质》都将其归之“隐逸传”,那么林逋的隐士身份是确定无疑的。

林逋毕竟没有当过官,没有正规的官方简历,很多生活痕迹,只留在自己遗存甚少的诗词中和朋友们的记忆里。林逋是北宋初期的奇才,和中国的绝大多数杰出文人一样,他有迂腐,也有智慧。他生于吴越,祖上世代奉儒,祖父曾为吴越王钱氏的通儒院学士。到林逋这一辈,家道败落,家境变故。青年时代,林逋曾游历江淮一带,40岁后归隐杭州,结庐于西湖孤山。林逋甘于寂寞清贫的隐居生活,“性恬淡好古,弗趋荣利,家贫衣食不足,晏如也。”(《宋史·隐逸传·林逋》)他二十余年不踏足城市,直至去世。终身不娶不仕,以种梅养鹤自娱,故有“梅妻鹤子”之说。

林逋隐居孤山后,除了在孤山植梅蓄鹤,在日常生活中,他主要从事伐木、采药、捕鱼、耕地、灌溉等农事。闲暇时,会友、抚琴、读书等。林逋鼓励自己的晚辈后生积极入世,考取功名。林逋选择不仕的原因,是因为他认为自己不适合出仕。虽自己无意于仕途,但依然认可传统的读书致宦之路。隐逸对林逋而言,并非不问世事的清冷独居。林逋虽然隐居,但并不离群索居,他经常与人交游。有时,林逋驾舟去附近的灵隐寺会见心意契合的僧友,如慈云法师、智圆法师。当林逋外出有客来访时,家中小童则会放飞白鹤,提醒林逋有客人至。

林逋隐居孤山后,声名传至朝廷。宋真宗赐林逋“和靖处士”之号,并令杭州官吏多加优待。虽声名在外,但无论是高官巨儒还是穷困学子,林逋都一视同仁,与志趣相投者交往。对于那些慕名而来的势利小人,林逋往往白眼相看。

林逋将生命融入西湖,才能写出那些清新自然的山水诗。在林逋的所有山水诗中,描写西湖的作品是最令人称道的。宋人的自然审美观偏于清淡,宋朝诗人常用水墨画家的眼光欣赏山水,因此不少诗作表现出平远闲旷、烟雨迷蒙的画境。林逋正是这方面的代表,他笔下的西湖孤山,蕴有浓厚的画意,呈现出清淡的意味。如《北山晚望》:“晚来山北景,图画亦应非。村路飘黄叶,人家湿翠微。樵当云外见,僧向水边归。一曲谁横笛,兼薜白鸟飞。”(《全宋诗·林逋·北山晚望》)仔细品味,这真是一幅绝好的山水画。北山高峻苍茫,村落细小精致。上有白云氤氲之气,下有白鸟低飞之态。樵夫担柴由高而下,僧侣于溪畔挑水而归。既不失空旷寂灵之气,又有别致温馨的美感。

■谢青桐


责任编辑:煜婕

365体育开户_365体育备用网站:https://www.shsigao.com/365tiyukaihu/srlbdssmg_y__1365.html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